网投平台

张俏同学

2015-10-26 11:38:00 来源: 点击: 收藏本文
【人物名片】
张俏,女,现任经管学生会主席,曾在广州英国签证申请中心广州联通越秀分公司实习,参与AIESEC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海外项目志愿者活动,加入斯里兰卡国Lafemme5.0妇女权益项目,与NGO合作展开实地调研,问卷调查、访谈采集当地女性基本信息等工作。曾获校级二等奖学金、校级优秀学生干部、院级优秀学生干部等荣誉。


记者:主席你好,之前有在院的开学典礼上见到你发言,你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的主席好有气质,一个人的气质跟她的兴趣爱好是分不开的,那请问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张俏:首先我想说就是谢谢。然后,如果说是气质方面的话,可能是从小进行的一些艺术的学习,还有接下来的一些社团经历给了我一定的影响就比如说,我小时候是学习过舞蹈以及电子琴的。然后从高中开始,我也是担任了礼仪队的工作,所以其实也是经过一定的训练。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不一定要说经过学一门艺术或者说进行一个训练才能够有一个所谓的气质。这个气质可能是你自己内心的思想,规范了你一定的行为之后所表现出来的的谈吐。


记者:你在学生会三年,那你还记得院会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张俏:院会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接地气。什么叫接地气?就是可能会有很多的社团组织他们所描述的活动会很高大上,这个真的很吸引人。但是我了解过学生会的活动之后,我会觉得这个学院举办的活动真的是让所有学生都有兴趣参与的,然后这里的人也是非常和睦的,相处一年下来是有一定的感情收获的,这也是我当初会选择院会的原因。


记者:那么作为一个学生会主席,三年来都参加学生社团组织,你认为这些组织给你带来了什么呢?

张俏:首先只要你参加一个社团你就一定会学习到一些硬的技能。第二个是你参加一个社团,你可以认识到很多不同的人,你还可以跟他们交流,你可能不能一下子认识到一个人会有什么收获,但是你通过认识很多人你可能会增长你的见识,也可能是扩大了你手里有的资源。也许现在没什么,但是到你大二大三之后,你的人脉还有你的硬知识都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帮助你另外方面发展的东西。


记者:相比一个部长来说你觉得成为学生会主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张俏:我们主席团,整个主席团刚刚转到大三这个阶段的时候我们是有一点感叹的,就是有几天都在感叹。以前什么活动就作为部长的时候我们是什么活动想好了,但是它可不可行或者妥不妥当,我们不会去把控,我们会告诉主席团,主席团说OK,然后我们就去做。但是其实现在所有的事情的分寸,还有一些具体的事情是由主席团来把控的,也就是说主席团做的一些决定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学生会的形象,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不同。


记者:师姐的社团工作一定会很忙。那请问你是如何协调你的工作和学习的呢,有没有什么建议能给我们大一的小鲜肉们?

张俏:首先我觉得作为网投APP下载 的人,我们的课业并不多,所以,我们把成绩搞好有先天的优势,因为我们有很多的课余时间可以去把这方面做好,同时兼顾其他方面的发展。在这里,我觉得大一新生最需要注意的地方是:首先,你要把你的时间规划好。可能你觉得自己很忙,但实际上你还是有很多时间可以规划的。比如说,就算你两天晚上都要开会,但也就是一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有些人就用来煲剧,有些人用来写作业。但是,如果你上课有认真听讲,不玩手机,其实你课后就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了。就各方面的时间一定要规划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有一定的执行力。第二,如果你自己感觉忙不过来了的话,就要适时地放手,不要随便地去答应太多的事情,如果你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就要做好,不要推卸责任。


记者:你曾经在斯里兰卡当过一个维护妇女权益活动的志愿者,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和动力的呢?

张俏:其实我大一的时候就有规划过大二去做相关的志愿活动。因为大一的时候我已经接触过相当多关于商业活动。所以我大二的时候就想尝试一些关于纯公益的项目,那经过一番搜索就选定了一个组织,通过它那个平台去做一些比较不一样的事情。


记者:在斯里兰卡当志愿者的过程中,肯定会发生很多事,让你印象深刻、有感触的事是什么?

张俏:首先,斯里兰卡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它在2010年才结束战乱,也就是说现在它一切都是那种百废待兴的阶段,一瓶可口可乐都可以卖到十块钱一瓶,你可以想象那边的发展阶段相当于中国的多少年前,可以说是非常穷的。但是,我在那里的寄宿家庭非常富有。其他家庭大部分都是那种露天的,没有热水的。但是,我去到那一家的时候里面是完完全全的西式建筑,你就可以了解到这一家人多有钱,而且他们的女儿正在考雅思,是准备去澳洲留学的。从这个大环境到这个家庭的对比,你会发现,这一家人是很有钱的,但是,你跟这个女儿聊天,你会发现,她会觉得她读书,是自己喜欢,她也确实读得不错,但是最让我意外的是,她说她读完书回来还是会像斯里兰卡大部分妇女一样做全职的家庭妇女。然后她的人生愿望也就是每天在家里面做一些家务。我们当时都很吃惊,因为我们一开始都很期待这个能用英语跟我们自由交流的女生会给我们带来的是不同一般女性的心态,但是即使她接受了那么多教育,她内心的价值观还是没有改变,所以当时是很震惊的。


记者:在你去斯里兰卡当维护妇女权益的志愿者时有遇到过一些困难吗?

张俏:就是一开始你会觉得想当然的,家庭暴力,肯定是非常不对的,但是我们去到那边,我们发现那边的家暴非常严重。我们当时就去跟MGO(一个非营利性公益组织)的老板说,能不能开一个项目是关于家暴的,因为在斯里兰卡家暴真的是非常严重。可是大家都觉得是习以为常,不会想到要去往外说,那这个老大就跟我们说这是没用的,就完全没有希望的。第一,在斯里兰卡,女的作为老婆,在家里干活,丈夫在外面赚钱,那丈夫回来了,对她进行一些殴打,这是应该的。对,女生就是有这方面的义务,就是被丈夫殴打的义务。你会发现,你在这里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你去到国外,你想要把它推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你跟大家说,家暴是应该反抗的,应该说出来啊,不要像过去那样。可是,你这样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微弱的,最后可能只能做到一点点改变。


记者;那做完这个斯里兰卡志愿者之后你对女权有什么新的理解?

张俏:最重要的理解就是我觉得不仅是维护自己的权益就够了而是周围的人要认可,女权不是说她可以做的最好而是它可以有自己的选择的权利。同时,我希望她家庭可以对她的权利有一定的尊重。我妈也是一个家庭妇女,其实我觉得家庭妇女真的做得很辛苦,尤其是在中国。大家都会希望女生一方面要把家务吃的妥妥当当,一方面又要打扮得很漂亮,最好还能希望她帮你分担经济压力,其实这个真的是,我觉得中国女生的压力还是蛮大的。那我个人的话还是希望在我有能力、可以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尽力的追求,但是我肯定也很喜欢我那个家。
(记者:彭全昌、郑洁娴   审稿:张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