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投平台

盛小平教授

2015-09-22 11:29:00 来源: 点击: 收藏本文

有效信息管理,紧跟数据时代

                                            ——信息管理学系盛小平教授

【人物名片】

盛小平,男,中科院管理学博士,北京大学博士后,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吉首大学特聘教授,主持与参与7个国家社科与自科基金项目、主持多个省部级人文社科基金项目,出版专著4部,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
记者:盛小平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据我们所知,您之前学的是采矿工程,现在从事的是经济管理方面的研究,这似乎是差别很大的两个领域,那是什么契机让您做出了这种选择?
盛小平:对我个人来说,是我面临的职业性质迫使我自己做出这种改变。我毕业那年刚好工作分配比较难,成绩比较优秀就留校了。但20世纪90年代初攻读经济学学位的热潮,引起了我读政治经济学硕士的兴趣。然而,由于一直以来在图书馆工作,对经济学专业知识掌握得并不扎实。1998年始,由于评高级职称的现实需求,不得不开始撰写和发表图书馆学专业论文。随着发表论文数量的增多,自己对图书馆学专业慢慢地产生了兴趣,导致2002年攻读图书馆学专业博士学位。在别人看来,我的专业似乎变来变去、很不专一,但是我觉得,各种知识是具有内在关联性的。现在大学生无论读什么专业,都是为他今后从事某种工作奠定基础的。现在的专业知识仅仅是他工作的敲门砖,但是他进了这个门之后,能不能取得成功那是另一回事,关键在于我们每个人能不能学习和吸收更广的专业知识。
记者:老师您是在北京大学读完博士后才来这里任教的,您觉得两间学校的校风有没有存在比较大的差距?
盛小平:差异主要体现在学生的学风上。我在那边听课的时候,我觉得北大学生那种上课的学习热情、学习态度跟我们差异很大。比如,在北大上课,不管哪个专业,上课睡觉的学生几乎看不到,学生学习热情很高、课堂很活跃。老师在课堂上所讲的某些观点,他们敢于马上举手发言,表达自己的不同看法,甚至质疑老师的观点是否正确。他们这种学习的主动性与积极性,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外,他们本科生做项目研究、写论文的热情与水平比我们的学生普遍要高许多。
记者:老师那您在信息管理尤其是图书馆情报管理颇有心得,你觉得现代人的信息管理模式能否跟上大时代呢?
盛小平:信息管理对于个人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工具或方法,不过,许多没有这种观念。在信息爆炸时代,要真正实实在在地跟上时代发展步伐确实很有难度。之所以这样,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学习不够,这可能包括某些人没有信息管理意识、不会进行有效的信息管理,譬如不知道最实用的信息检索和信息获取方式。举例来说,对于目前最热门的主题──大数据而言,大数据到底是怎么回事,支持大数据的关键技术到底有哪些,大数据到底可以用在哪些方面,当代大学生在大数据领域可以做些什么事情,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如果说我们能够针对这些热点问题静下心来思考,这为我们有效地跟上时代的发展提供了契机。所以说,我们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学习提高自己,运用合适的信息管理方法,才能有效地紧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记者:现在信息发展这么快,有时候信息的准确性对整个事态的发展有很重要的影响,您在指导学生科研活动中有没有什么值得分享的经历吗?
盛小平:在我指导的几个本科生科研项目中,有一个省级项目做得比较好。其成功的关键在于,项目组成员做了许多的实地调查,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从信息管理的角度来说,他们抓住了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即通过实地调研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这对于他们项目的成功是十分重要的。现在,有些同学热衷于网络搜索,由此轻易地来获取相关数据,自以为是高效率,而实质上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种方式获得的数据或资料也许存在重大的误差。若仅仅依靠一些道听途说的信息来进行科学研究,这种研究是没有多少价值的,因为支撑其观点或结论的依据本身存在不准确的问题。因此,学生做科研项目时,一定要进行实实在在的调查、实验或其它实证研究,坚决不能纸上谈兵。
记者:筛选和整理信息是一个较长的过程,您觉得从事信息管理的人应该具备怎样的品质?
盛小平:首要的还是信息管理专业知识,包括信息管理的基本原理、方法与技术。其次要有敏锐的目光和灵活的头脑,这一点也许比前者更重要。如今,大家都在使用智能手机。从表面上看,这种现象好像没有多少差异,但是,对于一部分人士来说,智能手机不是用来玩游戏,而是用来随时获取重要信息、处理紧急事务,比如国内外股票行情、大额订单等。因此,信息管理者既要掌握传统的信息收集与分析方法,也要善于利用最新信息管理工具从海量信息中获取自己所需的重要信息,并有效利用这些信息来帮自己解决相关问题。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的研究课题中有图书馆职业化这一块,那我们很好奇图书馆是怎么实现职业化?
盛小平:我国图书馆事业确实是一门职业,但是现在很多人没有认识到,我国图书馆事业还没有真正实现“职业化”。国外图书馆职业化的水平已经很高,他们已经真正地实现了“职业化”。我们与他们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图书馆制度与法律法规建设方面。单从《图书馆法》建设来看,英国议会早在1850年就通过了第一部全国性的《公共图书馆法》。而我国至今没有颁布《公共图书馆法》或《图书馆法》,且在图书馆行业歀与规范上仍有很大的欠缺。只有建立健全图书馆法律制度体系,才能为我国图书馆职业可持续发展提供法律与制度保障,到那时也许我国才算真正实现“图书馆职业化”。当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图书馆界的所有实践者,包括老师、学生和图书馆工作人员,都应该一起努力来推进我国图书馆职业化发展。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写过很多论文,然后做课题写论文其实都挺枯燥的,那你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
盛小平:枯燥我觉得应该从正反两方面来看待,一方面,我在做科研项目(包括写论文)时也有感到“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有时候晚上睡眠很差,白天食欲也不好,也产生过放弃的念头,这就是科研的困难所在,我估计许多人会有类似经历。另一方面,如果说做科研、写论文,没有一点难度,那么写出来的论文、提交的研究报告怎么能够实现创新?怎么能有更高的水平?只有当人们抱有“不解决问题不罢休”的决心,同时想方设法克服各种障碍,才有可能不落俗套、有所创新。总之,“枯燥”的论文写作阻碍了一部分人的成功,同时也给一部分人的成功创造了机会。如果人们能够翻越这座“山”,就可领会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记者:我们了解到学生对您是又爱又恨的,一方面就是您很严格,另一方面就是您给的重点特别准,您对自己的教学方式怎么看?
盛小平:作为一个老师,我常常要求自己上好每一堂课、每一门课。每一堂课我都尽量做好准备,包括探索更好的教学模式。今年上半年,我承担了管理大类学生《知识管理》课程的教学任务。尽管这门课我已经给前几届讲过了好几次,教学课件有现存的,完全可以不做一点修改就来上课。然而,不同于以往仅仅更新教学内容与课件外,今年采取了全新的老师启发式教学与学生自主学习相结合、且以后者为主的新模式。期末教学质量评估发现,尽管我付出了更多的劳动,但学生收效不佳,甚至有个别学生反映该教学方式给他/她带来比较大的学习压力。这种情况确实引起了我的深刻反思,怎么样更好地改进教学方式,同时促使学生更加主动和认真地进行学习,除了需要任课老师认真负责外,还需要在学校内营造一种良好地学习氛围,努力实现学生由被动学习向主动学习、自主学习转变。
(撰稿  林婷、李倩怡     审稿  张晓娜)